村口玫瑰王翠平

【岳你】成全


昨晚睡不着的深夜矫情产物
至于为何戛然而止——写睡了……
be/ooc/不上升/矫情预警/烂尾预警

—————————————————————




“是你他妈说的喜欢老子!”
“嗯…我是说过,但我说的是挺喜欢。”你抬头盯着岳明辉的眼睛,这些汹涌而来的怒气你从未在他这儿见到过,如今可好,兔子逼急了也要开始咬人了吧。
“老岳,你都是研究生了,能不知道挺喜欢是什么意思么?就是还行,差不多,凑合。”你扯着点笑,给他掰扯明白,“这么大的人怎么一根筋呢。”
岳明辉一拳捣在墙上,手按得你生疼,平日里举铁的成果竟然在这派了用场。他把你困在墙与他的身体之间,一字一句告诉你:“跟我这儿没这说法,分手的话,你休想!”

还是跟以前一样倔,自己认定的事儿就闷头走到底,谁劝都不行,可这回不一样啊,不分手难道拖他下水吗?你怎么想都觉着不成,死忍着想哭的劲也得跟他彻底断了。
你伸手轻轻捏着他胳膊上的纹身,好大一片,是当初你俩在英国认识之后,你陪着去纹的。那会儿他跟今天一样,怎么说都不听,说老子这么些年第一回碰上喜欢的姑娘,得记着。

于是一记就记在了皮肤上。

好多个晚上,你枕在他臂弯里,指尖顺着他纹身的纹路细细地摩挲,那些像宗教仪式般的印记是因为你而留下的。岳明辉侧身从后边抱住你,在颈侧留一个吻。

他一直是个温柔的人,有时你犯点小错误他也只是笑笑,耐心地接过手去善后。你笑他是老黄牛,天天做苦力。
“我这都是为了谁啊,你个小没良心的!”
“知道你哥哥跟这儿受累呢,怎么还不来给哥哥亲一口啊?”

命运这事儿真是说不准了,谁能想到去英国穷游能捞回来位大帅哥?又有谁能想到债务和爱情同时出现这种八点档的剧情会出现在自己身上呢?
某天的娱乐周刊头条有可能会是岳明辉因地下女友而背上巨额债务,这种事你想都不敢想,他正处在上升关键期,手头上谈了两部剧,几个广告代言也提出了合作,你不能毁了他。

所以你说,岳明辉,咱俩分手。


他家楼下的地下车库可真冷啊,明明是八月了,寒气还一阵接一阵从脚下直往身上窜。

岳明辉捏着你下巴,冷着脸说你真狠啊。
你也不知道哪来的骨气跟他杠,说对我就是狠啊,你不是喜欢我么怎么这都看不出来啊,咱俩压根儿不合适,散了拉倒。

他一声不吭,就沉默着盯着你的眼睛看了好久,扭头走了。



分手之后你变卖了所有家产,包括爸妈留给你的房子,问亲戚东拼西凑,硬是零零散散地凑够了五百万去还上了高利贷。

车子没了,房子没了,存款股票基金甚至保险都没了,一切都从零开始,你很累,却庆幸岳明辉不用承担这些。朋友说他要是知道真相得恨死你。

“我不怕他恨我,我这辈子只怕他过的不够好。”你低着头,想起来岳明辉这个名字起的真妙,月明星辉,天生就应该配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


卜凡他们找过你好几回,说老岳就像跟自己过不去一样,天天从早到晚把自己关在练习室里,压腿的时候再疼也不吭声,吃饭随便扒拉两口就算完,人瘦了一大圈。小弟半夜偷偷发消息给你,说岳岳妈妈又溜去洗手间抽烟了,他闻到好多回。
你攥着手机,难受到连掉眼泪都没察觉。

“小弟劝劝他吧,姐姐还忙呢。”





.

评论(23)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