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玫瑰王翠平

【岳我】请你命名一颗星球


一个无聊小童话.



————————————————




我想,我喜欢岳明辉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他是宇宙大爆炸,经历数亿年荒芜后,降落在我这颗灰头土脸星球的第一个人。


那时我是银河系最不起眼的行星,只有孤独的宇宙垃圾愿意与我互相致意,我们遥相汇以一个眼神,温情中带着一比一调和的麻木冷清。


每天都有很多飞船在宇宙中穿寻,不管是蔚蓝的地球,还是虽然坑坑洼洼但声名在外的月球,每天都有许多人登门造访,除了我,被人永久遗忘在银河系边界,小小的我。


我记得那是非常普通的一天,我一如既往地漂浮在其他美丽星球的背后,它们挡住了太阳光线,于是生长在我表面的唯一一株花也死于非命。


哎,我的脆脆(这是我为它起的名字)。现在我有些悲伤了,不知道自己此刻在宇宙中看起来是什么样,会不会也出现灰白色的部分?


我正打算这样陷入无意义思考的漩涡,但突然,就在脆脆刚灵魂安息的时候,一艘粉蓝色的飞船却向我靠近。


我愣住了。


起初我根本没以为它是冲我而来的,只是盯着它,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可爱的飞船,它跟那些冷冰冰的怪物一点都不一样,它圆嘟嘟的,从两翼到舱壁都用一种看起来很快乐的字体写着“PINKRAY”。


“pulupalap!”这是打招呼的意思,我想给驾驶舱里的小粉光留下一点点亲切的印象,即使它只是“嗖”地路过我。


但这次我的估计好像出了些问题——小粉光并没有加速,也没有打转向灯,它甚至调整了一个下俯的角度,方向对准我这边,几秒钟之后我意识到那好像是降落的意思。


“嘭——!”


粉蓝色可爱飞船着陆的一瞬间激起了太多灰尘,所以当舱门开启的时候,小粉光“咳咳”了好几声,眼睛好像也迷住了。


嗷,我真的很抱歉!


我竟然这样欢迎几十亿年来造访的第一位访客,简直要懊恼死了,灰扑扑的外表还从没让我这样烦躁过!此刻我简直想变成水星土星海王星,哪怕是那个坑坑洼洼的月球都行!


“咳咳咳,咳咳——”

小粉光不停在口鼻间扇手,而我努力控制着那些丑陋恼人的灰尘,好一会儿,飞船跟它的驾驶员终于显现出了原貌。


阿波罗!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类!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没见过几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只是隔着驾驶外舱远远打量几眼,但这丝毫不妨碍我定义小粉光是宇宙第一好看的人!


“好荒凉啊。”


小粉光三步并作两步跳下飞船,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然后跑到一边去,弯腰看着一个光秃秃的小土堆。


“这是什么东西?难道埋着什么宇宙能量石之类的?”小粉光嘟嘟囔囔,自言自语,看样子他也是自己来的,因为并没有别人出来搭他的话。


我不由得悲从中来,忍不住开口:“没有能量石,这是脆脆的坟墓。”


“谁在说话!?”


小粉光看样子吓了一跳,他后退一步,险些让脆脆又要再死一遍。不过好在根据生死定理,死八百遍和死一遍是相同的,生命消失了,只是画上一个句号而已。


我此刻暂时放下了脆脆死掉带给我的悲伤,只是为自己的唐突感到一点羞愧,我真应该向其他行星好好学习一下礼仪,以防在类似这样的场合里出丑。


“呃,忘了自我介绍,对不起啊。”我尽量使自己听起来得体而亲切。“我是星球,就是你脚下踩的这个。”


小粉光并没有疑惑为什么一颗星球会说话,他只是很关切地垂下头来问我,为什么只说自己是一颗星球:“你没有名字吗?”


我叹了口气,如果我是人的话,也许我会摇摇头。


小粉光很快意会,他又问:“那脆脆是谁?”

“啊?”

“脆脆啊,”他指了指那个单调的小土堆,“你不是说那是脆脆的坟墓嘛。”

“哎——”可怜的脆脆,都没有过什么好日子,它再等等就能见到宇宙第一漂亮的人了呢。我又忍不住替它伤心起来:

“那是我的花,我唯一一株花呢。”


“啊是这样…”小粉光流露出同情神色:“对不起啊,我刚才有点冒失了。”


没事没事!我怎么会怪他有点可爱的小错误!现在我对他亲近的欲望更是变本加厉了,人类原来是这样的,像我感受到阳光那样和煦,好喜欢!


“对啦,我也还没有自我介绍呢!”

小粉光拍拍身上的灰,他站起来,乖巧又昂首挺胸地微笑着:“我叫Pinkray,或者品克瑞,还有其它生物叫我mulasoliwa,所以你怎么称呼我都行。”


品克瑞笑起来比任何一颗发光的行星都好看,真不知道那些破石头还有什么脸趾高气昂,它们真应该来我这里长长见识!


本球语言,几十亿年来我只琢磨出一句“pulupalap”,以此对外输出一种无人问津的亲和感,但现在我可以表达更多了,比如说喜悦,或者感动和赞美,我可以说“品克瑞”!


品克瑞爬回他的圆嘟嘟飞船,乒乒乓乓拿了许多东西出来。他考虑的真周到,我猜宇宙里的其他人都不会带小兔子相框出门吧?


一块软乎乎的毛毯盖在我身上,品克瑞席地而坐,他掏出一罐字母饼干,边吃边跟我说话。

幸福往往是不经意间到来的,对吧!


品克瑞往嘴里塞了一块字母“R”,他可爱的小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连咀嚼这样的小事都做的很认真,人类受欢迎真的不是没有道理。


“没想到银河系里还有这样的星球哎,”品克瑞说:“我以前从来没在宇宙指南上见过你呢。”


“啊…”我突然为自己的不起眼感到羞愧,说话也不禁变得很小声:“应,应该是吧,毕竟我这么小,还这么丑…不像别的行星,它们有的还会发光呢。”


“唔?咳咳——”

品克瑞似乎是被饼干噎到了,我腾不出手来帮助他,只能干巴巴地看着。状况在他手忙脚乱翻出一瓶水的时候得到了缓解。


“可是你也会发光呀!”捏着塑料瓶盖的品克瑞如是说到。“很好看!你不知道吗?一层淡淡的粉光,我是看到那个才来的!”


怎么会呢?


“大概是因为我有超能力吧。”品克瑞拧好水平,端端正正地放在一边。“能看见粉红色的光,哪怕再微小,那个就是我的超能力。”

“所以你真的很漂亮呢,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哦!”



后来,品克瑞就成了我,一颗小小星球上唯一的居民,他从来都不抱怨孤单,反而每天都跟我分享数不清的快乐。


“你知道篮球吗?就是一种…嗯…一种球,我玩那个玩的可好啦!”


“上次我回去,我妈一点都不想我,还让我把洗衣机给搬下楼!哦洗衣机啊,就是一种专门把衣服洗干净的机器,会呼噜呼噜转的……”


“你看,照片上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长得有点凶的是凡子,但其实他特别好,还会做可乐鸡翅,那个眼睛特别大的小孩是小超,他跟凡子都在地球,哦还有这个,这个是洋洋,这个人在冥王星定居啦,说是那边没有工作压力,一天可以睡20个小时……”


品克瑞就像一个发掘不完的小宝藏,每天嘴里都吧啦着有许多有趣的故事,当然也会有比较伤感的时刻,比如想卤煮火烧,想朋友,想家。


“我其实叫岳明辉,你知不知道明辉的意思啊,就是辉煌,光辉,人类在地球看月亮就是这样的。不过你也是的,而且粉色的光比月光还要更好看一点,你要是自己见过就知道啦!”

“明辉这个名字是我爸爸给起的,是郭沫若的诗。”

“‘每当夜幕垂空,人们在桥上低回,武汉三镇的万家灯火,遍地明辉。’”

“哎郭沫若是谁啊?这个我以后再告诉你。”


我听的入神极了,在宇宙无限的时间里,从来都没有人给我讲过这么美好的故事。当人类可真好啊,品克瑞,啊不,岳明辉,做一个这样人类可真好啊!


我愿意一直听他给我讲故事,即便他短短几十年的人生在我这里只是飞逝一转眼,但这是却我永恒存在中最最美妙的部分。


“对了,你不是还没有名字吗?”岳明辉抱着他的毛绒小兔,坐在飞船舷梯上,垂着小腿晃来晃去。“你想不想要一个名字呢?”


“想,当然想。”

如果我有名字,你以后就能在宇宙指南上找到我了。

于是我第一次向一个生命体发出请求,轻轻的,诚恳的,带着很多很多克制不已的泪水:


“你愿意命名我吗,命名一颗不知名的星球,品克瑞先生?”



一个灵巧的可爱人类,像他第一次来到这里一样,三步并作两步跳下飞船,站在卡通字体“PINKRAY”旁边,露出我漫长一生中所见过最漂亮的笑容。


“好啊,我愿意。”






-.

评论(10)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