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玫瑰王翠平

但凡有人迹的地方必定不能清白,烧杀抢掠的有,喊冤的有,一边烧杀抢掠一边喊冤的也比比皆是。

凡事都要追个究竟,这种人活得明白,但也最痛苦,因为这世界扒了皮就是臭骨头烂肉,是一层叠着一层的恶。


想求真求善,要么两眼一蒙,干脆把假认成真,把镀铜当黄金,给婊子立牌坊,要么就是个死,一方小盒里别无贻害,不必逢人行骗,大可永恒地“真”下去。


念什么就信什么,脑子里塞着旁人的说辞,人云亦云,压着帽檐,只动手干活,不抬头看路,现下看来这种人倒是最幸福的。

任何词语都有正反褒贬,愚昧,愚昧,你咂咂嘴,说不定也能品出它一丝好来。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