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口玫瑰王翠平

【洋我】恶


*be预警,三观不正,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矫情,全文本恶妇第一人称,建议失恋的时候看。

*方法是受露水安娜老师启发,但没有照抄的意思,呼唤惊蛰特别好看大家都快给我去看!!!!

*梗是昨天看奇葩说里,花希的一个观点,虽然他被淘汰了【我也没有很惋惜】



“我如果不能用爱触碰你了,那么恨总是可以的。”




在接到喜帖的那一刻,我就发誓一定会亲自毁掉你的婚礼。

别意外了,你看看,这张红色卡纸上还字迹未干呢,上边三个人名写得可真好看。新郎新娘的名字肩并着肩,你俩就要喜结连理了,而我呢,我的名字龟缩一角,颤巍巍得差点融进背景板,多么的微不足道。

凭什么?我就只配当个来宾是不是?要我坐在喜酒某一桌全程见证你们被追光灯照亮生辉的爱情吗?


李振洋,你他妈休想。


如果我没有走出这段爱情,那么你也不可能离开,我决不允许在这里姿态难看的就只有我一个人。


你怎么可能轻易的把过去忘了?那些温情脉脉的场景明明还深刻在我脑子里。每次我胃痛你帮我捂肚子的掌温,下雨你倾斜过来的伞与天空的交际线,深夜失眠时候的拥抱,看电影两人笑作一团碰撒的爆米花,还有你第一次对我的表白,真的好不正式,可是你晃晃肩碰我一下,我不也就答应了嘛。


当我女朋友怎么样?好啊。


很平淡是不是?我若无其事好像心情都没起伏是不是?不是呀,我装的!这个问句,我在脑子里思考过八百遍如果你说出来会是怎样的语气,又苦苦冥想了一千六百种最体面的回答,我好紧张,要是你当时抱我一下你就知道了,我心脏快要跳出来,血压都爆表。


这是我心目中的浪漫场景的前三名,可你如今是什么意思,一拳捣碎了我护在玻璃温室里的幸福幻想,转身又要亲吻你的新娘吗?你们俩会有瞩目的婚礼,会得到众人祝福,然后拥有一个温馨的家,会吧?

我光是想一想就要怒火中烧。


我不是心胸狭窄的人,你知道的,谈恋爱的时候我也会发小脾气,耍小性子,但只要你哄我一下,一下下,我立马就好了呀。

但这是你毫无歉疚地、如此坦然地要我祝福你的原因吗?


李振洋,原来我的委屈难过,我的妒忌愤怒,你就这么不在乎。



我再怎么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你俩的喜帖真好看,唯一的缺点就是刺眼,刺眼在新娘那里写的不是我,也刺眼在你竟然那么无所谓地给我搞了个“来宾”的名头。


当初咱俩在一起的时候,你说什么来着?

你说这戒指不行,钻石太小啦,到时候我肯定给你买个大的。我说起码十克拉,你说没问题。


哦还有那天,咱俩起床发现外边下雪了,你拉着我就往外跑,结果穿得太少又给冻回来。你说跟你一起踩过初雪就算是约好了,明年后年,三五十年,一起踩雪的人不能变。

我问,变了怎么办?

你那时候拿着一条丑的要命的围巾往我脖子上裹,边动手还边嘟嘟囔囔说哎那样兆头不好。


我真是恨死自己,为什么偏偏在这些事上不犯阿兹海默症,看看你俩那个良辰吉日的天气预报,哈,今年第一次见的雪花标志,不是初雪是什么?


哎,对了。

我昨天出门的时候看见小黑猫了,尾巴尖是白色的那个,它蹲在灌木丛边上,被大雨浇了个透,跟咱俩散步回来第一次看见它一个样儿。


你喜欢猫的,我知道,可是我不喜欢,你知道吗?我身上最显眼那几道疤就是猫爪子挠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小时候被人装神弄鬼吓唬过,你应该懂我呀。

算了,懂不懂也无所谓,毕竟你也不在这里了,剩下我跟猫,淋着雨,好像在大眼瞪小眼地比惨。


没有人会再把它抱回家吹毛了,因为也没有人会撑着伞接我回家。


我恨死你了,但你要感受到你要生气你要回应我,这样我的恨才有意义,而不是像现在,我单方面气力交瘁,神态苍白地演一出没人看的悲苦戏剧。

昨天你路过我只有一盏残灯的舞台,我以为你是要留下看完表演的,结果你没有,你像其他人一样路过就只是匆匆路过。

你是不是忘性太大了?这出戏是你改的呀,我原本编的可是喜剧。


所有人都劝我潇洒一点,看开一点,他们说你是个好男人,和平分手之后有了段日子才找的新女友,他们说爱你就应该希望你好,你跟未婚妻男才女貌一见钟情,我放下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就是放过自己。


我知道这些声音是对的,可这正是最令我难过的地方。


李振洋你记不记得咱俩第一次去电影院看电影?我喜欢彭于晏,你喜欢郭采洁,最后小霓和阿凯在一起了,咱俩却分开。

今天我才明白,我们一点也不像那个故事,我们像的是陆平和方柔伊。我跟踪你偷拍你,把所有证据当要挟,最后却在你偏爱别人的场景里变成次要。


你手机号微信邮箱微博我都删掉了,可是每到深夜就翻来覆去地后悔,我忍不住拿朋友手机把你动态翻个底朝天,你给新女友买戒指,你们在婚纱店试礼服,你带她去吃粤菜小厨,那还是我领你去过的。


你和你的新女友每张照片都像泡了蜂蜜,不对,现在应该是未婚妻了。我想不到任何词语诋毁那个女人,但她站在了我日思夜梦想站的地方,根本就是上天注定了要与你隽永,她让我消失,那我绝不会坐以待毙。


我怎么才能算了?李振洋我知道你听不见我现在歇斯底里,我没法名正言顺地发脾气,不能去和你吵架,手里没有底牌,我没资格没立场就活该自己消化是吗?


我偏不。


毁掉你的婚礼可能根本不会怎么样,你们该相爱还是爱到死去活来,但如果新娘没有了,你该和谁相爱呢?


你的婚礼我会如约到场,该有的体面我会有,该睁眼说的瞎话我也会说,你要我祝福我就祝福,不会声泪俱下地卑微给你看。

我没结过婚,但我想你应该会从岳父手里接过你的新娘,你会给她带上婚戒,再交换一个俗套又神圣的亲吻。你们感谢双方父母,感谢亲朋好友,在场的每位客人都替你们幸福洋溢,或许我也是其中之一,或许吧。


但我绝不是由衷的在笑,神经和情绪都不会维持太久,当我开始疲乏,氰化钾就很快结束这一切。




就算痛下地狱,你能恨我,也是可以的。


完.

评论(17)

热度(143)